《幻河》给现代汉语诗歌带来了什么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5日16:00   作者:方向真
  以上个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发端的中国现代汉语诗歌既缺乏民族的精神气象又缺乏对人类情感的深层的开掘,作为曾经的诗歌大国的中国,其现代诗至今未能在世界产生应有的影响,众多的汉语诗人仍在黑暗中苦苦的摸索着,而一些优秀的诗人已经找到了众多的可有性。
  在2001年河南省作协组织的研讨会上,我偶然读到了马新朝的《幻河》,开始还不以为然,随着阅读的深入,我为《幻河》恢弘的结构及其展现的大河气象、黄土地气象、民族气象、诗人的精神气象以及它对历史对自然充满感恩的宗教般高远的个人情怀所感动。马新朝用诗的形式叙写了中华民族的发源之河,更重要的是他用细微的词语(众多的对原生态的语言的探索)试图在松动历史的、个人的、河流的以及词语的板结。他试图在解构(关于它的这条河流以及它的雕像)又在尝试着建立(尽管有时是虚拟),但无疑是可贵的。
  马新朝的这部一千八百行的长诗《幻河》用我国唐代大诗人李白的诗"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作为题记,预示了《幻河》这首以黄河为主题为叙写对象的开篇宏制——
  十二座雪峰冰清玉洁十二座雪峰上没有一个人影
  十二座雪峰守护着黄金的圣殿
  乘坐颂歌的我在裸露原上独坐倾听
  圣灵我就是那个被你传唤的人
  我就是那个雪连遍地的人
  我是一条大水复杂而精细的结构
  体内水声四起阴阳互补西风万里
  ……
  高原扭动符号众灵在走
  十二座雪峰守口如瓶
  万种音响在裸原的深处悄无声息
  对中华民族起源之河、生存之河的从发源到归海的全程的诗性的探究与展现,也是对民族气象、民族生存、民族心理、民族历史的全方位的探究与展现。《幻河》独有的恢弘大气的、缜密的结构和富有象征性的词语意象也全息地映射出现代诗人马新朝穿越自然、人、事的表象参悟历史的精神意绪。而古老的生存,民族的生存,诗人的思索和感悟皆与大河形成了恰切的对应,大河在马新朝的视界里获得了无尽的能指。这个大河拥有无边的统摄之力,它放射着神性的光辉,又释放着摧毁的魔力。古代创世神话的寓言意味及英雄主义的神韵弥漫于六十四节一千八百行的《幻河》通篇。人类生存的所有福祗和劫难,都在黄河、黄土地、及这一方黄皮肤的人的叙写中展示出来,由具体而指向普遍。不仅如此,《幻河》那与河流、高原、黄土地、草原等息息相关的生于此、劳作于此、死于此的人们生存景象,捕捉、展示了人类生存及其命运连贯性的多样形态。以大河为起点、为中心意象的《幻河》不是建立在观念之上,而是全身心地感知、感应,让自己的血脉融进大河的血脉,让自己和与大河相关的事物贯通,进入“一条大水复杂而精细的结构”,发现“河源深处的光焰”,让那“一触即发的闪电”打开“内心普遍的图像”。神谕般的昭示,使人进入了前所未有的无限的境地!《幻河》又是何等神妙的哲学寓言!
  那流水的地方,送出光芒、星辰、五谷、村庄、牛羊、雨燕、香草的地方,又有风暴、洪水、阴谋、战争、死亡的魔力在那里隐藏:
  在你风沙弥漫的体内
  营造着苍茫的废墟和旧址
  营造着西风万里的盐碱地上破碎的风灯(第25节)
  ……
  我无法说出流水的短暂与永恒像青草上的
  毁坏与重建(第18节)
  那夜与昼、阴与阳、福祗与劫难、颂歌与咒语、流水与荒漠、生与死、生长与毁灭就在高原之上、大水之中呈现,在风雨里、咒语里神秘呈现——有时有踪,有时无影,不安分的人类命定地经历着、承受着这一切。
  从地老天荒世界之初的冥冥造化到现今的风土物流人事,马新朝将纷繁的意象删繁就简,从自然万物中选取最富有代表性的意象,让它们携带着洪荒的意念,携带着“我”的意念,携带着历史的喧嚣、激情、苍凉与无奈,奔涌而下。一滴水能反射太阳的光辉,一个意象也能见出诗人的心智。
  纵览《幻河》的意象,其大致可以归为两大类,一类是富有主体意味的意象,一类是与主体意象相关的富有观照意义的风物意象——
  具有主体意义的人称代词有:我、你、圣灵、琴师、慧等,它们的所指随着全诗的进程和抒情的语境变幻而显出其身份的多重性。如:
  我:诗人,抒情者,圣灵的代言人,“我”浪迹于大河与黄土地之间,游走于神性与世俗之间,“我”时隐时现,亦虚亦实;
  你:多指大河——《幻河》的主题形象,“我”观照的客体,有时又指圣灵等诗人意念中的抒怀对象和对话者、呼应者。“你”"的形象不确定,其变幻随叙写和抒情的场景、心境而定;
  ——圣灵:河魂,自然之魂;于大河之上的令"我"膜拜的对象——大禹;无形无影却左右"我"的意识、牵引"我"的精神的神秘的幻象;有时又是诗人解构的对象;
  琴师:大河秩序的守护者,大河主流意识的传达者,所有生存之像的协调者;
  “一脸水气的琴师沿途吟唱/它比羊群后边的苍茫的背景更为苍茫/比村庄之上的天空更为高远/它以牛奶蜜蜂爱情和死亡的形式流水的形式/向大地传达向喧嚣的城市和细小的村庄传达/万物在这巨大的恩情里/微微战栗大地上井然有序/经幡猎猎群山如涛祈祷声此起彼伏;
  慧:诗人钟情的女性,美丽的化身,祥瑞的福音,多年来珍藏于诗人心灵深处的那份温柔的情愫,它是诗人从个体爱情体验升华而出的意象——
  慧在流水上一再显现/吉祥和雨水同时落下(19节)
  毡房里伸出琴弦的怀抱慧的怀抱明月的怀抱(20节)
  鼓声照遍的黄土里慧在歌唱(21节)
  ……
  另一类则是与上组意象对应的富有自然特征的意象:高原、大河、流水、村庄、父亲、兄弟、窑洞、秦腔、水瓮、香草、西风等等,它们携带出地域文化、人文景观。诗人的感受和思索因它们而打上民族历史的烙印,
  如果说《幻河》是一部宏大的交响曲,上述多重意指的意象及其富于情感逻辑的组合为整个作品的和声起到了有机的重要的作用。《幻河》的每一个意象收拢自如,奇异幻化,一簇簇意象组成一个又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奇迷之境。它们成为《幻河》的有源之思,有形之象。
  一般来说,结构宏大的作品往往难以融进个体的经验和细微的感觉,但是《幻河》却充分运用了诗歌的表现特质,关注个体生命个体经验,并且以独特的细节使来充盈全诗的结构,《幻河》的细节:诸个意象性的细节携带着诗人的独特的生命体验,携带着历史文化的内容。使人感觉,仿佛每一个细节展开,都将会是一个生动的故事。诗中可以感到这条河流在他心灵中所留下的倒影。如:
  我不知道你为何发怒释放出了全部的恶魔
  你为何发怒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破碎
  是谁在高一声低一声地哭泣
  ——
  我不知道你为何发怒在我破旧的屋顶上追逐奔跑
  你为何发怒把荒宅前的一棵老树连根拔起
  把血流给我看
  我被抛上黑暗的夜空又被重重地摔落在
  没有记忆的深渊你粗暴地打开我的生肖图
  写下咒语
  我不知道你为何发怒
  你为何发怒在黑暗的狂风面前我像是一个有罪的人
  门窗在摇晃恶魔在狂舞大地在沦陷
  《幻河》的结构及其表现主题之虚与自然、生活场景及个体经验之实有序相间,理念与感觉、抽象与具体、阴与阳、明与暗、抑与扬、急与缓等等诗性的展示,心理的节奏及诗的内在乐感:它与《幻河》有关的中国文化的辨证概念都得到了具体和谐的体现:诗性的体现。不仅如此,宏大的结构:多重意象的建构、对历史、自然及民族生存的诗性观照、诗人个体的生命体验、生活经验、现代人复杂的意绪,等等。诗歌创作诸方面的因素在《幻河》中形成了完美的对应。这么看,《幻河》不就是一部诗性的中国文化寓言吗?
  如此一千八百行的长诗《幻河》,却不见明晰的故事或线索贯串其中。一条大河的发源至归海,迢迢几千里,远古至今,竟没有携带任何故事和传说。宏大体制的《幻河》的结构方式居然是隐蔽的,了无痕迹的。我们想象不出能有哪一个故事哪一段历史哪一种情节能承载起大河的厚重的内涵,能携带出大河富有本质意义的意象,能够标示出一个民族的沧桑,能显现伟大诗人吐天纳地的精神气象?明智的马新朝摈弃了传统史诗的故事情节(因为任何情节都不足于承载《幻河》深远厚重的主题),而是通过大河自西向东——从发源至归海的过程中的生命形态及与大河为主导的万物的存在——土地、风物、民情的诗性的展示,还有与大河的过去、现在、未来更为密切相关的主体精神的展示,穿越时空和事物的表象,后验地重建大河的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说,《幻河》不但超越了传统史诗的结构方式,还超越了其叙写历史的方式。《幻河》从大河入手重构历史,诗性地表现民族的生存及由此而广之的以宇宙意识展现人类的生态,使史诗精神进入现代而获得了新的生命力。
  《幻河》唤醒了人们心灵深处的某种景象,启迪人们超越身边庸常的事物和琐屑的感觉,目极高远的天地,以感恩的情怀回望历史,进入历史。自省意识、忧患意识、人文意识……体现人类精神的高贵性的诸种意识被次第唤出,一一激活。
  因为马新朝的诗作表现出对黄河、黄土地、乡村的深深的情结,一度有诗坛评家将他归作“乡土诗人”。如今看来,对于可以说是泛神论者的马新朝来说,对于善于在自然意象中营造出个体的幻象世界的独特的诗家马新朝来说,这一界定显得有些狭隘了,它远不能说明马新朝的创作意向和涵盖他诗歌高度的艺术表现力。
  想来,任何一个诗人都会对与自身生命成长的自然环境拥有独特的体验和记忆,并且会与他的创作发生必然的联系。诗集《乡村的一些形式》就可看出但马新朝的独特的感觉方式。对他对乡村及由乡村广而大之的黄河、黄土地拥有的那份情感却非常复杂。那是渗透着现代理念的以超越的眼光从另一个纬度来看待黄土地上衍生出的文化的,不仅仅是宗教般的膜拜,它融和着文化的审视、批判的眼光。比如诗人在《幻河》中写到历史上的大洪水,写到的众多劫难,写到的黄河断流,就以对自然的、社会暴力的揭示,表现对民族及其文化生态的忧虑。作品第29-32节部分里,就非常形象地揭示了我们这个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民族的负面因素:
  黄土在黑暗中升高壮大渺无人迹的嘴唇
  梁峁上的嘴唇说着呓语
  黄土关闭了孩子们的全部星辰砍断了那个传送神谕的人
  通向流水的路关闭了一个人内心最后的月光
  陌生人出现了
  ……
  他的出现使万里的黄土屏息收紧
  一只山羊体内的旱情后退了一步
  (第29节)
  陌生人说"我将给你们带来流水上宽大的波光
  带来黄土以外更远的远方"
  陌生人的身上落满了异样的目光
  ……
  那个传送神谕的人从黄土里探出头来
  他的声音苍老儿恐慌
  你是谁你从那里来你身上的气味多么古怪
  万能的神谕里也没有你的名字
  你的话语里闪烁着鱼鳞之光水母之光
  ……
  你怪异的话语里
  为什么没有黄土的气味……
  在这里的夜晚行走你为何不带面具
  黄土就是面具
  黄土是唯一的证件
  ……
  (第30节)
  作为异域文化、现代文化的象征的“陌生人”在黄土地出现的境遇,非常形象地揭示出黄土文化的负面性:封闭与排他。这一部分,我们可以将其看作《幻河》这个大文化寓言中的典型的子寓言。《幻河》里,我们可以在多处读到这种带有寓言意味的片段,它们深蕴着诗人高度的文化的敏感与极强的形象整合力。
  马新朝在学校的时候,就如饥似渴地阅读我国古代名家的诗词,他背诵了屈原的《离骚》,背诵了几乎整本的《陆游诗词》,背诵了屈原、李白、杜甫、苏轼、李贺、秦观、李清照……凡是能找到借到的好作品他都读,读得如痴如醉,读得天昏地暗。那动力就来自他内心对美好事物的天然的渴求。后来又大量的阅读外国诗和西方20世纪哲学。一系列有代表性的世界现代诗人的作品皆悉了于心,对不同的版本如数家珍。几十年对东、西方诗歌深入精髓的研读及自己不懈的诗歌创作,使得马新朝整合了东西方诗歌的精神及表现的技法,而自由穿行于博大与繁复的诗歌时空。从他的诗集《乡村里的形式》、《黄河抒情诗》等以及他发表在《人民文学》、《诗刊》、《中国作家》、《诗歌报》、《十月》、《中国诗人》、《莽原》等报刊的作品显示出,他的诗歌创作渐近自由之境。由此看来,《幻河》的问世对于马新朝就是必然的了。马新朝用他数年的心血和全部的文化积淀完成了一个当代中国本土的诗歌梦想。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