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的诗歌颠覆——关于《幻河》之批评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5日16:00   作者:吴元成
  十二座雪峰,九条水系,七十二个峡谷,黄土高原和莽莽中原;神话传说,民俗,宗教和哲学;生命和死亡,大河情结和个人怀抱……这一切组成了“一条大水复杂而精细的结构”,构成了诗人马新朝史诗般的力作长诗《幻河》。
  黄河在某种意义上是溶进了华夏民族血液中的一条河流,它是那么古老、悠久而丰厚,充满着神性和力量,把优美的风光、无穷的灾难和富饶的生活乃至生生不息的精神传递给我们。读过近两千行的长诗《幻河》,使我相信马新朝有义务也有能力来把这条河流展示给世纪之交的读者。他的血液里有这条大河的分子,他过去的诗歌创作中已经显豁出他自己独有品格,他做了许多不为人所知的研究,并且曾经随黄河漂流队做过考察和诗意的漫游,在物欲横流、诗歌疲软的今天,马新朝反而下潜到黄河的内心和底层,拨开层层沙砾和浑浊的旋涡,将一条河流重新激活。
  史诗般的结构。从河源开始,马新朝进入了人类和人类存在之前的混沌。充盈在全诗中的强烈的祈示语气和神谕般的句式使得全诗具有史诗的氛围和召唤般的魅力。在长诗的第一章,诗人就宣称:“圣灵,我就是那个被你传唤的人/我就是那个雪莲遍地的人。”诗人将河源上的村庄、鹰翅、走兽、骨镞、西风、峨岩、香草种种意象糅合在一起,向雪峰的高度、圣殿的高度攀登。诗人给我们展示的是这样的河源:“在约古宗列曲永恒的宁静里/走兽的毛转动着寒冷的裸原/西风万里的村庄西风万里的牛羊匍匐在东方的/斜坡上天堂的音乐骤起。”告别河源和裸原,诗人从黎明出发,开始漫游这漫长而神奇的大河。越过七十二个峡谷,走过黄沙扑面的高原,在莽莽中原大地上感受生命的厚重和无奈,直奔入海口而去。马新朝用诗歌的语言为大河写下了一篇气势如虹,一泻千里的游记式史诗。他告诉我们,一条大河就是我们这个民族的开始。同时,他让我们能够在今天去阅读和体味据我所知河南诗坛从没有出现过的关于黄河的长诗的时候,还能感受到大河又是我们民族精神和文明的延续和发展。不管什么时候,我们都不可能被这条大河遗弃,我们自己也不可能遗弃这条大河。
  哲学和诗意的结合。诗人不可能疏离河流所缔造的文明和民族情怀、甚至宗教的情感来抒写黄河。“手中的经轮灌满西风/在午后的瞌睡里把六字真言强调/你在牛粪火上飘散的酥油香里讲述着万有。”这是对独特的地域文化和宗教情感关注后产生的诗意。黄河本身所能承载的这首长诗都愿意去承载和歌颂。生命和死亡,欢乐和苦难,一切美好和丑陋,“边远驿站”、“淘金车队”、“异乡人的背囊”这一切,铸造和提升了诗人的灵魂:你在我身上所营造的巨大而细密的/生命体系在大水上一再展现的河图/泪水和苦难的奏鸣曲你对我说出的/那些云遮雾掩的预言/已经初露端倪。”诗人刻意在诗中打磨自己的灵魂,在哲学的意义上去探索不仅仅作为自然的河流的大河,大河溶入两岸的山峦和土地,化入了无边的庄稼和民居,化入了琴师的呜咽和岩石的歌唱。诗人可以“乘着锸在河流上行走/在鱼背上行走/星光在锸上聚集。”此时的诗人就是一个智者,俯瞰着我们身边的大河,在从我们心灵中流趟的大河里邀游。毫无疑问,诗人把它多年的人生体验和生命思考全部的投放在这首长诗中,增加了诗歌的分量,提升了诗歌的高度。
  全新的诗歌颠覆。这是一种诗意的颠覆,也是一形式的颠覆。它的篇幅之长和诗歌艺术的高度在短期内很难有人超越。马新朝倾数年心血而成《幻河》,是对河南近年呈疲软态势的诗歌的反拨,也是对自身的挑战。一方面,他承传了河南自《诗经》以降所造成的诗歌传统,《楚辞》的瑰丽、汉赋的大气、唐诗的烂漫和宋词的开放都成为诗人展示黄河时所不可缺离的营养,河南当代著名诗人苏金伞的自然和明净对马新朝也不无启示。另一方面,马新朝十分注重对西方现代派诗歌的汲取和学习,有所借鉴和发扬。所以,在这首长诗中,我们可以充分享受到中国悠久诗词传统的甘美,也可以领略到西方现代派诗歌的魅力。坚实的艺术功底和富有开掘意义的尝试,使得管首长诗开放式构建和汪洋恣肆的语言、神奇瑰丽而繁复的意象,都有了依附的基础,从而使我们如沐春风,完全是在一条诗意的大河上畅游。仅从节奏和语言的张力上看马新朝对自己以往的创作也是一次跨越。甚至是一次腾飞式的进步。他在类似《格萨尔史诗》这样的英雄诗篇的基础上再进一步,张扬的是一和民族情怀和英雄情结,就像黄河荡涤泥沙,激浊扬清,把新诗恢弘的气度和创作的空间全面打开。当诗人写到进入中原变得迟缓的黄河时,诗人表现出了强烈的伤感和巨大的关爱:“你已经老了我的上尊年迈的圣主年迈的父亲/生长着风化石的面孔/像权杖的弯头上剩下的最后一点金饰的光。”诗人对大河的忧虑,对文明和精神急需拯救的焦虑暴露无遗。在整个长诗的最后,诗人同样表达出这样的思考:“九月的入海口你残存的躯体你灯火黯淡的躯体/溶入了无限和蔚蓝。”在诗人滴血的歌唱里,我们看到,我们民族的象征和骄傲正在呼唤我们去保护她,重新认识她的生态价值和精神价值。
  一千八百多行的长诗涌起一千八百多朵浪花。对于我们这个正在摔掉沉重包袱和所有的落后的民族,我们只有去努力地探求,去追寻世界的步伐,同时在前进的过程中,高扬起民族精神的大旗,我们才能获得解救。这是《幻河》的启示,也是令人信服的唯一选择。我们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河南乃至国内新诗在世纪之交的一个重磅炸弹。
  2000年1月9日于阳台居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