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理光芒的闪烁 ——读祁人诗作《昨天》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5日16:00   陈岗

    从未与诗人祁人谋面,但从诗中我读出了他的深沉。读《昨天》(见诗集《命运之门》,中国文联出版公司)一诗,我能感觉一种哲理的光晕在眼前闪烁。
    从诗的营造和内部衍架来看,哲理诗可分为抒情言理型、象征喻理型、析物示理型、言事明理型等多种,《昨天》一诗大致介于前二类之间,意象与理性融合得恰到好处。
    应该说,《昨天》一诗是《今天》和《明天》(均见《命运之门》)的姊妹篇,三者在风格统一的前提下,又从不同侧面阐述着生活的哲理。《昨天》一诗,诗人以人生经验的丰富与严峻去熔铸诗情,并进行哲学层次的开掘,情与境合、物与心通,宣泄与思索并存,警策与告诫相握:“昨天是一些美丽的影子/是一座雕塑/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是一面镜子/对照着打扮梳妆”。由虚到实,由表及里,跳跃性地喻示“昨天”在我们生活中的作用与地位。随后又层层深入:“昨天是人为的果子/是一些酸甜苦乐/是一些悲欢离合”再到“昨天是一场大雪/覆盖了很厚很厚”。诗人除了感慨时光的逝者如斯外,是否还有另一种暗示呢?
    哲理诗不应为空洞无物的说教或干巴巴的口号,而应使人们在沉思中得到美的愉悦,在启迪后得到美的享受。当我品味到“昨天是历史/是一些结痂的往事/抚摸时  隐隐作痛”等诗句时,我的思绪已不再停留于诗所写的事物表面,与其说是回味出语言的流畅与深邃,不如说是我被诗人对主题的驾驭功底所折服。这些诗句决非一些简单的比喻,而是诗人对现实生活的深刻体验,这些非叙述性抒情给我们情感容量和再创造性容量,让我们感到大块大块的“空白”及玩味余地。另外诗的结尾也是落笔不凡,与诗首遥相呼应,并将诗的内蕴升华到了最高点。
    诗无达诂,也许我并不能完全剖析出《昨天》一诗的本味,但诗通过情感语言为中介和内驱力,将美传递给读者这点我们无法否认。对于《昨天》一诗,除了朴实、生动,我最为欣赏的便是它散发出的哲理光芒,诗人以独特的审美表现、独特的内心启示,还有厚重返朴归真感,让《昨天》一诗成为佳作。
附录:昨天

(原载1999年11月《中文自修》杂志)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