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守望者--孙惠芬印象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3日15:00   大道网 双儿
 

  孙惠芬,当我提笔写下这个名字时,读者是不会陌生的。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是文学活跃繁荣的时期,孙惠芬在《海燕》发表了第一篇小说《静坐喜床》,以此步入文坛。

  时间在某时某刻具有某种特殊的意义。2002年4月6日这一天对于孙惠芬的确不同寻常,这天是冯牧文学奖的颁奖日,孙惠芬是"文学新人奖"得主。

  我对孙惠芬产生了敬重之情。我急于想见到她,这并不仅仅是她近一时期以来的作品获得了广泛的赞誉,我更多的是想知道在这近20年的文学创作历程中,她是怎么如此坚定地守望着乡土文学这块园地?

  第一次见到孙惠芬是去年的青创会,茂密齐耳的短发衬托着一张沉静温柔略带微笑的面容,恬淡、得体,还有点从容不迫的感觉,一时很难让人相信她是个地道的北方人,到是有些南方人的特征。那时她已写出了中篇小说《春天的叙述》、厚重的长篇小说《歇马山庄》等获得好评的作品。人们看到孙惠芬从文本构思到语言的艺术功力都已进入了她自已创作的成熟期。

  在这之后,我特别留意孙惠芬的每部作品。这时的孙惠芬着重用中篇的篇幅,真正艺术地去再现小说人物的情感命运,剖析人性,展现她心目中当代农民生活的本质特征。2002年初,《歇马山庄的两个女人》、《民工》两部作品受人瞩目。

  当我这次在北京的春雨中再次见到孙惠芬时,她的面容依旧,但我的确没有把握能够准确地描述她当时内心真实的感受,然而我却有一个特别的印象和直觉:在北方,有一个普通的村庄,那个村庄让她魂迁梦绕。她生于斯长于斯,直到二十几岁才离开那里。特别需要说明的是,离开只是个形式概念,那个乡村那块土地已完全融化在孙惠芬的灵魂和生命之中了。

  那些与她血脉相连已渗透到"骨子"里去的东西是她走到哪里也不会遗失的。

  就像她现在虽然生活在城市,她在城市拥有自已完整的人生--坚实的家庭和挚爱的文学写作。这两个和谐的相辅相成的互动使她进入了一个纯粹的写作状态之中。但她愿意远离城市生活中的喧嚣嘈杂,她身心愿意处于相对自我宁静的状态,这样的时刻就会有些别致清新的乡村图景在她的眼前跳跃闪现,熟悉的创作想象的人、故事就会远远地向她走来,就会令她自我感动,她的笔就会触动这些乡村的平和寂静、土地的深沉厚重、乡村生活的原本状态、可以触摸的本质内涵、乡村中的男人女人母亲孩子父亲儿子……

  "孙惠芬是忠实的乡土守望者。"

  这份创作的守望是快乐的如鱼得水的,这就意味着她会给读者不断地带来文学阅读上的惊喜,让我们拭目以待。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