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作家评论家昨研讨孙惠芬新作《上塘书》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23日15:00   上海文学会馆 佚名

  就在文坛被关于美女、关于面孔、关于青春时尚的旋风搅扰得好不热闹之时,一直在低调中写作的辽宁女作家孙惠芬却于日前悄悄地拿出了她最新的长篇小说《上塘书》,和上一部入选今年茅盾文学奖的长篇小说《马歇山庄》一样,孙惠芬笔下的世界依然是——农村。昨天,王安忆、陈思和、吴俊、杨扬、郜元宝等沪上著名作家和评论家齐齐出现在孙惠芬《上塘书》研讨会现场。
研讨带着“脾气”
  农村小说,没人写还是没人看?畅销书大多集中在都市题材、科幻题材等等,要么“小资”,要么悬疑……连茅盾文学奖都制订了暗规则——入围小说尽量少一点“农村”。市场消费决定了农村小说要想有更多的人“捧场”是难上加难。而在这样“趋冷”的氛围中,昨天的研讨却异乎寻常的尖锐,可以说是近来很少见的“带着脾气的文学研讨”。
总是面向农村
  吴俊首先提出,近来有一个倾向,无论是写农村还是城市,作家们的同情、立场和价值倾向总是面向农村的,城市永远是他者。不可回避的,人类社会发展的趋势是城市化,为什么我们在看待城市的缺陷和不足时,小说家却总是不假思索地退回到农村呢?这是不是写作在批判文明世界时的一种无力呢?
能否有新东西
  评论家杨扬接着说,写农村的小说不少,莫言写农村是天马行空,富有想象。孙惠芬是扎扎实实,靠得住的写法。这两年我们的写作在文体上、结构上都有所突破,为什么我们期望中小说的突破却迟迟未见呢?我们能不能有一种更高的超越。
寻找精神原点
  评论家郜元宝进一步指出,城市生活是实实在在的,我们在城市里不能解决的问题、面临的困境,回到农村同样是无法实现的,吴俊的这个问题,其实就是,作为一个作家,你的精神原点在什么地方?如果说沈从文写《边城》时,骨子里没有反对工业文明的源头,如果鲁迅的杂文没有国民性批判的精神源头,那么他们的作品将不可能具有如此伟大的价值。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