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小说的新佳作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19日15:00   《中华读书报》

  在2002年里,《天高地厚》的出版应该是文学界的一个可喜的年终收获。对于作者来说,这部作品超过了关仁山以往的创作,可以说有了一个新的进步。
  小说成功的地方首先是塑造出了若干个内容丰富、性格鲜明的农民形象,并从中反映出当代中国农村生活在经济、政治、文化、道德、社会关系诸多层面的丰富复杂性与发展性。其中最突出的是梁双牙和鲍真、荣汉俊和鲍月芝4个人物。梁双牙是个令人喜爱的青年农民
形象,正派本分、勤劳能干,一生最大的奢望就是种地和对鲍真的爱情,而在爱情、物欲和土地之间,则是永远不变的对土地的忠贞。他对种地的眷恋,深刻反映了千百年来土地与农民的生死关系,也反映出工业文明与农业文明在城市化过程中的冲突,客观反映了任何时候的经济发展都需要以农为本的规律。而他因为一句谗言就丢掉了对爱情的信任,最终走向不幸的性格结局,又深刻反映了缺少现代文化教育的农民局限性和一定程度的农村人文状况。荣汉俊是小说写得比较复杂比较深刻的人物,也是作者写得比较新的一个人物。他从“左”的受害者到握有权力后的专制,从追求个人幸福到为了名利地位始终不肯站出来承担私生子之父的责任,甚至演出“贼喊捉贼”的闹剧,小说一层层地剥开了他的性格全貌,并通过这个性格更深地揭示了基层农村建设中的农民性问题。可以说,正是这个人物在某种程度上标志了关仁山小说走向进步,改变了他以往一些小说中具有的田园式单纯,敢于直面现实人生,反映农村和农民生活艰难的一面,反映了作者认识的深化。鲍月芝和鲍真母女的形象更多地寄托了作者的同情和热爱,也反映出农村妇女权益问题至今仍然令人关注。鲍真的形象特别反映了作者对新型农民的理想,反映出现代化对农村的影响,反映出新型农业的前途。
  小说在情节结构上力求写得丰满而有张力,其中有一个突出的地方,就是安排了5种颜色的蝙蝠作为连接情节和人物发展的一个符号,显然是意图借鉴魔幻现实主义手法。小说把华北农村民间流传的5只蝙蝠飞聚一起,象征五福降临的传说改造到结构中,作为5部分的线头,象征人物的不同命运、不同发展,蝙蝠既是情节的一部分,也是结构的一种方式。书中一些人物在人生发生重大变故时都有不同的蝙蝠出现,使小说在表现很强的现实性时又创造出一种扑朔迷离的神秘效果,加上鼓王世家的民俗传承,使小说特别的农村文化风格更加突出。但是另一方面,从情节结构艺术上说,小说对魔幻符号的使用还显得不够纯熟,蝙蝠的种类显得过多而不易记清,对复杂结构的认识和驾驭还需要进一步磨砺。
  小说的语言使人一接触作品就能感受到舒服和快适。《天高地厚》的叙述语言和人物语言都有一种活生生的鲜活气息、一种华北农村的农民性、一种具有时代风格的当代性,而且还有一种作者特别的冷幽默。这反映出作者长期生活在华北农村,又时时感受着时代变化和社会发展,受到的潜移默化的影响。
  小说还有一点应该称道的是它的清新、明朗的美学风格,即使在揭露很大的不幸和丑恶时,也不给人压抑感。这也是作者创作中经常表现出的一种艺术追求,给人舒畅的感受。这种明朗风格来自作者特有的冷幽默的文学语言,也反映出作者对艺术功能的积极的理解。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