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银谷》沧桑激荡兴亡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19日15:00   山西新闻网 金环
长篇小说《白银谷》是本世纪中国当代文学的一部重要作品,是山西著名作家成一历经15年写成的一部心血之作。11月20日,同名电视剧在山西电视台开播,短短几天时间,就反响强烈。记者为此专程采访了成一先生,也有幸听他与《白银谷》结缘15年的故事。
   
    让大院中的人重新“活”起来是我儿时的梦
   
    出生在河南的成一先生两岁时就追随祖父、父亲来到太谷生活,而那里恰恰是百年前晋商的兴盛之地。高大的晋商大院儿时的成一不知去过多少回、票号的故事也不知听过多少回,在他当时的同学里就有不少是曹家子弟、孙家后裔。“那时没想过要写小说,但也会在潜意识里想这些在大院里生活的人如果活着将是个什么样。”
   
    从天津念完大学回到山西,成一便一直致力于写农村题材的小说,成就卓著。“到了1986年,我产生了转型的想法,因为觉得写农村小说也写不出什么新意,就又把儿时的晋商情结翻出来。”那时已经任《黄河》主编的成一毅然辞职,决定到祁县当挂职副书记,而另一层意思是为了他的小说体验生活。
   
    “1986年的时候,知道晋商的人还很少。由于历代封建政权很少过问经济,所以古代官修史料中根本没有‘商人’这一项。”成一在那段时间里翻遍了太谷、平遥、祁县的县志,但所获寥寥。但毫无疑问,这种“麻烦”并没有让他退却,正如《白银谷》的题记中所说“晋商吸引我的,不在它曾富可敌国,而在它从不曾形诸文字。”
   
    进入到上世纪90年代以后,山西开始重视晋商,各方面的研究资料多了起来,成一先生翻阅了有关金融方面的历史文献,才对晋商的大概脉络有了一定的了解。资料的搜集一直到1995年。
   
    1998年,成一先生开始动笔着手他的《白银谷》,用了两年多时间,完成了100万字左右的初稿。“那时候我感到了很大的写作愉悦,因为常常是写着写着就会写出连自己都感到意外的东西,写到很精彩的地方,自己更是乐趣百倍。”
   
    “写作《白银谷》也是我在努力转型的一个过程,过去我很追求那种纯文字的东西,虽然评论界的评价很高,但我知道读者很少,连老伴也不喜欢看,这其实是一种批评。所以我在写《白银谷》的时候就努力写出晋商的传奇性,在人物命运上下工夫。”2000年5月《白银谷》完稿,9月开始修改,直到2001年3月修改完成。到这时工程浩大的《白银谷》正式完成,而成一老师却用了一个词形容当时自己的心情———怅然若失。
   
    改编影视剧太累
   
    2001年5月,《白银谷》还没有最终修改完成,作家出版社就已经从成一先生手中把初稿拿走。与此同时,在网上推荐的好小说中,《白银谷》开始频频入榜。“在小说还没有发表的时候,已经有60多家影视公司来找我谈影视剧改编的事。之所以会和金天地签约是因为他们那里的艺术总监姜怀延,他非常懂得欣赏我的作品,我们在很多地方的想法一致。所以我们很快签约。”
   
    问及成一先生为什么没有参与到《白银谷》的改编中,他的回答很简单“太累,我认为与其花这么多经历,还不如我再写一部小说。”而对于电视改编,成一抱着一份非常宽容的态度去看,他认为,电影和小说是两种艺术,编导、演员都有再次创作的权利。他对于改编只有一个要求:尽量忠于原著。
   
    说起小说和影视作品的关系,成一表示不赞成文学作品从一开始就为了拍影视剧而写,但一部文学作品如果能拍成影视剧当然也是好事。就拿《白银谷》来说,他相信它拍成影视剧能扩大影响,更好地传播山西文化。
   
    认可《抱愧山西》的影响说明山西人太自卑
   
    作家余秋雨的散文《抱愧山西》在上世纪90年代曾引起巨大反响,提高了“晋商”在读者心中的知名度。文中将晋商历经200多年后衰败的原因主要归结为:一是小农意识,二是上个世纪中叶以来连续不断的激进主义的暴力冲撞,最终摧毁了晋商。
   
    说到这篇作品对人们认识“晋商”的影响,成一先生说,过分认可这篇作品的影响说明山西人太自卑了。因为本身“抱愧山西”这种说法,就是站在一个高的层次上“俯视”的,就比如谁要说“抱愧上海”,别人一定会问问你有什么资格“抱愧”。
   
    对于晋商衰败的原因,成一认为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梁启超先生曾经说过那是一个“千年大变革”的时刻,在这样的时刻,不仅是晋商,任何东西都无法保存,一切系统都要重建,这样与其说是晋商的失败,还不如说上时代的不幸。如果把原因归结为晋商保守那就有些简单,“票号自然无法和现在先进的银行制度相比,但在当时还是相当先进的,他们保守是因为他们有的可保、有的可守,不然就不会有百年的兴盛”。此外,成一认为把晋商衰败归结为小农意识、不办实业也根本不是关键,“那时候个人哪有什么实业可办?办实业、办洋务都是官府垄断,当时的职业排序是士农工商,在入仕渺茫的情况下他们怎么能够不重视农业?至于票号的家族制,在当时是保障经营安全的最好方式。”
   
    “对于晋商我认为应该只把它看成历史,不要用它装饰我们现在的不够辉煌,更不应苛求先人责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把当年的辉煌继续下来。”
   
    更多晋商作品出现是好事
   
    几乎和《白银谷》同时,另一部反映晋商的作品《龙票》也出现在近期的荧屏上,成一先生对这部作品又是如何评价的呢?
   
    成一先生说他并没有看过电视剧《龙票》,包括《白银谷》的电视剧也只是扫过几眼,不好过多地评价,但他听说《龙票》是描写官商勾结而使晋商衰落的。而他个人认为,当时晋商和官场的合作绝对是一个历史的走向,不应该过分地指责。对于封建王朝来说,官商代表的并不是一个公共权力,它只服从于皇室,而晋商只不过是把皇室当成了一个客户,晋商不存在要巴结。所以《龙票》中所理解的晋商腐朽的一面是勾结官府,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个商业行为。人们甚至可以这样理解,这是晋商的气魄,敢于和朝廷做生意。
   
    目前山西推出了一系列反映晋商的影视作品、舞台作品,如电视纪录片,面对这么多关注晋商的目光,成一先生认为这是个好事,但他说无论怎样进行艺术的虚构都应该接近历史面貌。
   
   
    他们说晋商
   
    苏舟(《白银谷》导演):晋商没落是人的悲剧更是时代的悲剧。而对于用电视剧这种形式来牵扯人物的命运,更是非常具有戏剧性。(2003年11月采访)
   
    杜雨露(《白银谷》饰康老太爷):随着洋银行进入中国,票号就显得非常陈旧。在康三爷提出改制后,康老太爷极力阻拦,最终被康三爷赶下掌门人的位置。这个人物深沉内敛、神秘莫测。(2003年11月采访)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