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向现实的严峻思考———读长篇小说《我是真的热爱你》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18日15:00   《人民日报》 (2004年07月13日 第十六版) 王巨才
  在某些作家以暴露生活隐私和所谓生命体验进行私人化写作时,同样是上世纪70年代出生的女作家乔叶,却把关注的目光投向社会底层。一部30多万字的小说《我是真的热爱你》(《中国作家》刊载,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让我们在对严峻的社会现实进行理性透视的同时,也对正在备受责难的“新生代”作家们多了一些了解和信心。
   小说在城乡商品经济急剧发展,社会道德行为一度失范的现实背景下,叙写了一对乡下孪生姐妹坎坷辛酸的命运遭际。和多数农村孩子一样,她们出生在一个穷困而又多灾多难的家庭。父亲因车祸去世后,姐姐冷红为了照顾母亲和成就妹妹的学业,毅然退学进城务工。她原本想通过诚实的劳动改变家庭境况,却由于漂亮和单纯,在充满陷阱与诱惑的城市里,成了邪恶势力的猎获物。冷红的妹妹冷紫,聪慧善良,性情刚烈,当得知姐姐为了让自己能升入大学竟然在作着这样的牺牲时,悲愤交织,赶到城里,企图唤醒她的噩梦,救之于水火,自己反倒遭受了一系列惨重的身心打击……
   这是一个令人心碎的故事。作者用她那饱含泪水的笔墨,以充满痛惜与同情的语气,向我们讲述着这对孪生姐妹的惨痛经历,“将美好的事物毁灭给我们看”。任何一个良知未泯的读者,都会在这样的故事面前感受到灵魂的战栗:“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
   透过整部作品的字里行间,人们可以明显感受到,作者是在以其鲜明的叙事立场和温婉凝重的笔力,打动着自己,也打动着读者。
   然而,如果仅仅如此,这个故事不管如何跌宕曲折,如何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也会是让人深为遗憾的。换句话说,如果作者仅只是怀着“惜红怜香”的情怀,为这两个女孩洒一掬同情之泪,那么整个作品就会因为缺失社会与思想的容量而流于平庸、苍白、肤浅,就会变得“没什么意思”了。而这,正是某些急功近利的小说创作中一个相当突出的病症。
   社会丑恶现象是我们需要直面的问题,但要真正根除这种现象,则不仅要让人们认识问题的严重与危害,比这更为重要的,是要分清问题产生的原因。显然,作者正是出于这样的责任意识,通过小说的故事情节,对此作了深入的、多方面的探寻、思索与揭示。首先,作者告诉我们,社会丑恶现象的产生,是与社会现实的境况相联系的。冷红、冷紫姐妹俩就是出身于这样一个贫寒的农村家庭。母亲常年有病,“父亲除了出把死力气,其实也没有别的本事。”父亲去世不久,母亲又因脑溢血住进医院,为做手术,她们借了“美雅”老板方捷的4000块钱,为了还清这笔欠债,她只好去“美雅”打工,其间也曾偷偷到血站卖过血,但这种努力都未能让她逃脱噩运,最终还是落入了陷阱。
   作者以自己一贯擅长的从容不迫的笔调和引人入胜的叙事技巧,通过这一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人物故事,和读者一起,在对社会丑恶现象进行强烈抨击的同时,也对其赖以滋生的种种根源,作着条分缕析的解剖,从而引发人们的思索,引起人们的警觉,唤醒人们的责任良知与人文情怀。这就再次证明,一部小说要能够震撼读者,不仅要有抓人的情节和感人的形象,更主要的,是靠蕴涵其中的情感感染力和思想穿透力。
   可以看出,作者为小说的写作做过大量案头准备工作,但作品中一些研究资料的生硬引用使有的部分看起来更像报告文学;但无论如何,白璧微瑕,无妨大美。尽善尽美的作品可能有,但毕竟少见,谁都不会以那样的标准去苛求作家。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