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路敏锐,文风犀利--读《灰与绿》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7年01月12日13:00   解放军报  作者:丁临一
 

  朱向前是当今文坛上十分活跃的军队青年文学评论家。他最近出版的第二本文论集《灰与绿》,有两个引人注目的特点:一是不倦地寻求理论与创作之间最直接的对话,一是注重对军旅文学新人的发现和荐举。读了这部17万字的著作中的近30篇文章,我深深感到,作者为我国军事文学乃至整个当代文学的繁荣与发展,是一直满怀热诚竭尽心力地工作着的。
  朱向前自步入文坛以来,一直两栖于创作与批评之间,他的小说创作也曾多次获各种文学奖。作为文学评论家,他的文章一直是贴近创作实际,一直是在努力使评论与创作之间相互沟通的。对近年来当代文学创作中的一些重要现象,他总是及时地作出反应,通过认真的分析研究,发表自己的独特见解。比如,他对于近年来小说语言的变化,对于乡村文学与都市文学的发展及相互影响,对于通俗军旅小说的创作,都有自己的独特思考。对于活跃在文坛上的当代军旅作家,如朱苏进、苗长水、黄献国等人的新作,朱向前的评论文章不仅仅停留在鉴定它们的思想艺术成就与品位上,而且进一步深入到作家本体的研究,分析作家心理结构的稳定性与变易性,从而判断作家主体意识的变化与发展,并致力于推动作家的自我认识和自我更新。他对于朱苏进创作的分析便是一个颇为精彩的例子。《半部杰作的咏叹》一文,从朱苏进的稳健与渐变、创作的题材选择与人物塑造的特点及作品提炼思想与还原生活的长短,一路谈开去,思路开阔,剖析精深,读来不禁使人觉出,这是“我注六经”,亦是“六经注我”。朱向前本人对于军事文学创作的现状与发展趋势的思考、对于军事文学创作的突破途径的谋划、对于作家主体意识的开放与丰富的呼唤,不是都生动鲜明地包括在其中了吗?
  朱向前作为解放军艺术学院的青年教师,近年来一直在为培养部队文学创作人才辛勤地工作着。如果说,他对当今文坛上的名家们的评说是寓热诚于冷静之中的话,那么,他对于那些才露头角的文坛新人的关注可说是客观、公正再加上三倍的热诚的。阎连科、李鸣生、庞泽云、陈怀国等人的创作能够引起人们的注意,其中不能说没有热情荐介的朱向前的功劳。我注意到,面对文学新人们的创作,朱向前是特别强调思想、艺术的“修炼”问题的。比如,对于李鸣生的“航天文学”创作,朱向前既充分肯定了作者立意的高度和视点的新颖,又恳切地指出了“超前的观念和沉重的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及其对“航天文学”的必然影响,以提醒作者的注意。对于创作颇丰的阎连科,朱向前深入分析了其小说世界之“根”,并从其结构故事、运用语言诸方面特点指出了其“小说资质与禀赋”的过人之处,同时又直截了当地批评了其创作中自我重复现象的存在,希望其提高自身全面的修养以寻求新的突破。朱向前的这些意见,不仅对于李鸣生、阎连科本人,而且对于其他年轻作者也都是很有意义的。
  由于以上两方面的特点,朱向前的文论也形成了自己的独有风格,即思路开阔敏锐,文风明快犀利,思考问题深入独到,知人论文胸有成竹。《灰与绿》中的许多文章,都堪称是融精妙的艺术感受力与严密的逻辑思辩力于一体的佳制。诚如作家王蒙为这部书所作序言所说,朱向前是“以自己的恳切、认真、一贯,以自己的不无热情的冷静思考,赢得了文学评论中的一席位置,成为近年涌现的评论家、特别是军旅文学评论家中的佼佼者。”我深信,在我国军事文学创作与理论批评的未来发展道路上,朱向前同志一定能够有更大的作为。

 (原载《解放军报》1993年7月13日)

  注:丁临一,军旅文学评论家,现任武警总部电视艺术中心主任,著有《踏波推澜》等多种文论集。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