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表现时代和民族命运大主题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5年02月22日16:45   文艺报
日前,记者了解到从鲁迅文学院首届高级研讨班结业的作家刘继明正在创作以三峡百年风雨历程为题材的长篇报告文学《梦之坝》,作家力图把中国人的三峡梦与一个民族奋进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谈到创作思想时,刘继明说,我的思想转变确实是从上鲁迅文学院开始的。在学习期间,读了一些讲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方面的书籍。思想认识虽然有所提高,但只有真正到生活当中去,才会有更加深刻的体会,才能使我的创作更上一层楼。
    据记者了解,刘继明到北京参加鲁迅文学院首届高级研讨班之前已挂职担任三峡总公司《中国三峡工程报》副总编?熏成了三峡建设一分子,吃住都在坝区。刘继明告诉记者,2002年初,他所在的湖北省作协与中国长江三峡开发总公司协商,拟派一位作家到三峡工程挂职深入生活,省作协领导找他谈话,希望他能够去三峡。刘继明说,当时,无论从自己的创作倾向还是生活领域,三峡工程对于我似乎都显得很遥远和隔膜。所以我对此毫无思想准备。但考虑到我在省作协的几名专业作家中最年轻,不好推托,踌躇再三,只好应允了。挂职刚开始时,并没有什么具体的写作计划,更多的只是当作任务去完成。结束“高研班”的学业后,刘继明立刻回到了三峡坝区,开始了广泛、深入、艰苦的采访工作。刘继明说,这是在近20年来的当代文学视野中,堪称一个久违了的陌生人群。现在,当我突然置身其中,似乎感受到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撞击。这的确是我始料未及的。在对三峡工程相关历史资料的查阅过程中,刘继明又惊异地发现,自己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世界瞩目的水电枢纽工程,而是渗透和交织着20世纪中国错综复杂的历史烟云。刘继明说,其中折射出的丰富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信息,使我仿佛走进了一部以建立现代民族国家为主导话语的艰难曲折的中国近现代史。尤其当我翻阅到三峡工程的几次重大论争过程中,中国几代知识分子(尤其是科技知识分子)为中国现代化的强国梦想所表现出的那种百折不饶、探求真理的精神和浓厚的人文情怀时,更是常常感叹不已。
    长篇纪实文学《梦之坝》的创作,就这样在刘继明不断转变和思考的状态下开始了。刘继明似乎已经无法从那久违了的亢奋状态中挣脱出来。他坦然地对记者说,无论作为个人,还是知识分子或艺术家,在面对关涉人与世界命运的重大时刻,依然需要作出某种“介入”,而不是以所谓“纯文学”和“专业精神”作为借口,回避退缩或无动于衷。
    一些上世纪90年代成长起来的作家,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深陷在特定的文化语境当中,同以“个人化”、“欲望”、“后现代”、“狂欢”、“消解”、“边缘”等一些词语为表征的文学理念互相纠缠、难以自拔。在谈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刘继明说,不能简单地判断这一观念或认知的正确与否,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有些作家随着向自我、个人和内心的不断后撤或退缩,文学似乎正在逐渐丧失面对重大社会和历史事件的言说和驾驭能力。所谓“个人叙事”与“宏大叙事”,真的非此即彼和水火不相容吗?如果这的确是我们每个人都置身其中的时代境况,是否需要采取一种正面应对的姿态和眼光,而不是囿于认知上的偏见或局限,一味地背对或刻意回避呢?
    另一位结业学员罗望子也对记者谈了自己一些新的创作想法。记者读过罗望子的一些作品,感觉是比较难读,罗望子以往的作品似乎意图建立一个寓言化叙事中的语词王国,比较沉迷于形式和语感。罗望子说,通过鲁院的学习和生活,真可以用“北方,我的咣当”来形容对于我的触动和冲撞。鲁院的生活是那么丰富多彩,是那么敞开,我们去了河北,还去了陕西,我经常被大千世界的壮丽莽苍和雄浑所震惊。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如果说过去我是在向着内心远航,那么今后我远航的方向应该是坚实的大地。因此,鲁院首届高级研讨班结业前夕,罗望子主持了《将小说进行到底》的对话。回去就开始了长篇小说《榆叶梅》的创作。创作中更加注重现实生活,并带有诗性的庄严。这部小说已交付作家出版社。近日,罗望子将以纪实手法整理题为《北京时间》的鲁院日记。罗望子说,现实对于我来说,既是一个广阔的世界,又是惟一的世界,而对历史的瞻顾,则是对现实的最好诠释。我越来越感到文学的力量。
    军旅作家陶纯说,自己过去所迷恋的小说回避表现时代和民族命运的大主题,而沉浸于个人欲望化的描写,这是一种精神残缺的表现,这样写下去是没有出路的。通过在鲁院四个月的生活和社会实践活动,思想产生一些变化。确实感觉到,作家应该积极投身于火热的现实生活之中,应该去深切关注广大百姓所关心的基本事物,去讴歌崇高的人格和人性之美,从而折射出时代的影子。陶纯从鲁院结业回到部队后,就开始着手创作一部表现当下军人生活的长篇小说。他说,不疼不痒的军人生活已经远离了人们的视野,我想写出一部描绘当代军人本来生活面目的长篇小说,去挖掘他们的善与美,表现他们的困惑、痛苦与期待,尽到作为部队作家应尽的责任。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