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的眼睛

http://www.chinawriter.com.cn  2004年12月27日09:50   紫气赋

    人们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是一本永远读不完的书,眼睛能折射出人最丰富的内心世界,眼神蕴藏着最复杂微妙的情感。孩子的眼睛是最天真、最纯朴无邪的。
    那是三年前仲夏的日子,由于工作关系,我就要离开儿子参加西气东输工程建设了。在临行前,儿子出生还不到5个月,还是在咿呀学语,不会爬行,只是睁着两只圆圆的大眼睛好奇地感受着这丰富多彩的神奇世界,并用微笑、咿呀和哭声表达他内心纯朴的喜乐。当我向儿子告别时,稚嫩的小手用力地拉住我的手,不解地看着我与爱妻略含凝重的眼睛,只是微笑了一下,咿呀了两声,算是向我道别,甚至连挥手、吻我这样的动作也是在爱妻抱着辅助下才顺利完成的。汽车启动后,爱妻擎满泪水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感染了他,儿子哇地一声哭了起来,旁人说是舍不得离开的意思,我只有默默侧过脸,心里酸酸的。
    随着西气东输工程建设的紧张推进,儿子也快一岁了,长进不少,听岳母说,已经会识别简单的色彩,也能够在床上爬行了,我在杭州搞市场开发,刚好妻为了给儿子断奶,想到杭州看看我。一个星期后,我决定同爱妻一同回家看看儿子。那是一个冬天,我们乘飞机抵西安,从机场坐车直奔火车站,又再乘5个小时火车抵达韩城。爱妻一路上给我讲了许多儿子的“本事”,我们争论着儿子见到后首先要谁抱,特别是将有什么惊喜的眼光。当我们从早上出发到晚上急切地赶到岳母家时,岳母正抱着儿子站在院子门口。儿子稚嫩的脸由于天气的寒冷,已经略显干燥。胖乎乎的小手沾满了泥灰,脸上还模糊地印着泪痕。他用漠然的眼光反复“审视”着我和爱妻,不论岳母怎么让他叫爸爸、妈妈,他都不出声。对于我们给他的玩具和食品,一个劲地往外推,只是双手紧紧地搂住岳母的脖子,将脸深深地埋在岳母的胸前。一丝沉重凝聚在我和爱妻心头,一种欠意和内疚溢出胸口。爱妻只好强忍住泪水将儿子抱过来,心酸地问:卓卓,怎么不认识妈妈啦。大约过了好长的一段时间,儿子才缓过神来,逐渐从回避的眼神中开始正视我,开始与我慢慢亲近。
    又一个春秋过去了,儿子长到了2岁,已经学会简单的词和会走路了,因为工程建设非常紧张,我不能照顾孩子,爱妻也因工作关系无法照顾儿子。中间虽然先后雇保姆看护,但儿子始终有一种陌生感,并且时常更换人,对儿子的成长也产生了影响。先是在西安上托儿所,由于儿子不到2岁,孩子太小,幼儿园阿姨可能照顾不是非常精心,每天早上一起床,儿子就哭喊着不去幼儿园。当走到幼儿园,他就牢牢地拉住大人的手,拼命地哭,对幼儿园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由于时间关系,我仅仅送他去过一次幼儿园。从家出发到幼儿园,总共有2公里远。儿子早上一起床就哭,用渴求的眼光希望不去。儿子先是无可奈何地默然,不论我怎么给他讲故事,给他好吃的,他都始终不说话。待我们到幼儿园大门口时,我说,卓卓,好好听阿姨的话,爸爸下午来接你,好不好。儿子满眼泪水,无奈地任凭我将他抛下自行车,向幼儿园走去。当我将他交到阿姨手里时,他的泪水“哗哗”地流着,但却“懂事”地走向小朋友。当我询问阿姨儿子的表现时,阿姨告诉我他总是不说话,中午吃饭也不知道要,也不和其他小朋友玩。性格非常孤僻。当我下午接他时,其他孩子都高高兴兴被父母接走,儿子却只是静静地站在教室门口,偷偷地张望,渴盼着离开。当看见我时,便拼命地跑过来。哇地哭了,没有了言语,只是紧紧地抱住我,唯恐不能早点离开这个地方。想着儿子不到2岁就被送到幼儿园,连吃饭都需要人照顾,保姆的更换,岳母在老家和西安间来回奔波,特别是儿子半夜做梦,都还喊着“不去幼儿园”、“要奶奶抱”的情形,作为父母,只有内疚,只有心酸。
    为了改变一下这种情形,岳母决定将孩子带回韩城上幼儿园。岳母家离幼儿园骑自行车有半小时车程。交通状况不太好。特别是冬天,早上非常寒冷,下午放学时天已经快黑了。在这种情况下,岳母起早贪黑,与此同时,刚刚2岁的儿子从此也起早贪黑忍受着生活的奔波与煎熬。每天早上6点多钟被大人叫醒,儿子不想上学,但仍被无奈地穿上衣服,严严实实地披上外衣,不管刮风下雪,送到幼儿园,开始一天的生活。冬日的寒风吹在大人脸上就像刀刮一样。儿子在自行车后座上,也许过早地体味到了生活的艰辛,多了一份稚嫩的成熟。不到3岁,每次爱妻回家看望他要离开时,儿子总是将对母亲的依恋深深掩埋在心里,勇敢地不哭,也不笑。在岳母的启发下,懂事地挥挥手,直到看着爱妻乘坐的汽车消失在他的视野之外。听岳母说,待爱妻走后,儿子有好一段时间不说也不笑,谁也不理,只是让岳母为他播放最喜欢看的动画片《小鹿斑比》,默默忍受欢聚后难以言状的孤独,仿佛像小鹿斑比在寻找失去的母亲一样,并且儿子每次看到小鹿斑比找不到妈妈时也不由自主地流出了眼泪。夜里,儿子总在睡梦中呼喊“妈妈,不要走”,“妈妈不要上班”我不要钱买玩具。岳母只好用双手亲抚着他,抱在怀里,在耳边喃喃细语,“卓卓,别怕,妈妈周末会回来看你的,妈妈上班掐钱给你买好多好看的玩具。”爱妻因工作特点,不可能每周回家,每次爱妻回家看他时,儿子第一句总是问:“妈妈,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盼你好长时间了,你不要再走了,妈妈!”这些纯朴的语言,每每让爱妻无言以对,与儿子分别时坚强的举动,更加增添了心灵的重负。
    随着儿子的成长,儿子3岁后,越来越懂事了,不但会唱儿歌,背唐诗,做游戏,而且也逐渐学会了思考,对父母的依恋越发突出。爱妻每次打电话回家时,儿子总是一夜睡不好觉,第二天早上总是让岳母早早叫醒,不想上幼儿园,要去火车站接妈妈,当岳母告诉他,火车要中午才到时,儿子总是埋怨火车怎么这么慢,为啥不开快点,当爱妻一下火车,跑在最前面的肯定是儿子,要让爱妻抱,亲吻,不停地讲述幼儿园的故事,仿佛岳母成了一个多余的人,根本无暇理睬。每次岳母要带他去西安与爱妻团聚时,岳母一般早上要将儿子送到幼儿园,中午出发时才接上。听幼儿园阿姨说,儿子这天中午不管阿姨怎么说,他都要早早地吃完饭,扒在幼儿园的窗口边盼着岳母接他去西安,他还自豪地告诉小朋友,他将去西安见妈妈了。他连幼儿园要求的午睡也不睡。当岳母到幼儿园接他时,儿子总是埋怨说,奶奶,你怎么现在才来,我好怕你不带我去西安。每天下午,幼儿园小朋友都被父母接走,并听着小朋友欢快地叫着爸爸妈妈,而儿子只能是不停地叫奶奶,这在儿子幼小的心灵中是一种什么感受,我深深地理解了儿子在陌生人面前总是很害怕的感受。每当我们全家人在一起短暂地团聚时,儿子亲切地叫着爸爸妈妈,开心地笑、唱、跳,并不由自主地告诉我们,“我今天玩得可开心啦”、“爸爸妈妈每天和我们呆在一起,好不好”,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如今,儿子已经3岁8个月了,自我离开他到西气东输已经3年多了。这3年里,与儿子累计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到100天,儿子过早地体味到了父母常年不在身边的感觉,过早地懂得了生活的滋味。每当我看到儿子长高了,天真活泼的样子,叫我一声爸爸,我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惬意的满足,但更多的是愧疚。
    今夜,儿子此时已在西安与爱妻安然入梦,想着母子俩相互偎依甜蜜的样子,而明日儿子又要离开西安回韩城上学,我心中有诸多感慨,种种复杂的心情萦绕心头,泪水潸然,只有默默祝福,愿母子永远平安。

网友评论

留言板电话:010-64489801